关键字:
类别:
TOP 5
 《中国谱牒史概论》
 《明史》目录
 祭祖(小说)一
  小云南“千古之谜”
 满族八旗
[寻根问祖] | [族谱知识] | [寻根之旅] | [藏谱简介] | [望族简介] | [书籍精选] | [宗法家庭] | [百家姓氏] | [艺海拾贝] |

浏览文章
董小宛从名妓到贤妾
【日期】2004/12/27  【人气】888
【作者】沂南氏族文化研究中心  【来源】沂南氏族文化研究中心
 

董小宛从名妓到贤妾


    清宫有四大疑案,第一个是顺治出家,据说顺治出家是为了一个汉族女子——董小
宛。而董小宛原又本是大名士冒辟疆的小妾,据说冒辟疆因顺治从他手中夺走董小宛而
悲痛欲绝。说道:
    “梦幻尘缘,伤心情动,莺莺远去,盼盼楼空。倩女离魂,萍踪莫问。扬钩海畔,
谁证前盟;把臂林边,难忘往事。金莲舞后,玉树歌余,桃对无踪,柳枝何处?嗟嗟,
萍随水,水随风,萍枯水尽;幻即空,空即色,幻灭全灵。能所双忘,色空并遣;长歌
寄意,缺月难圆。
    并写下了一阂《金人捧露盘词》,寄托悲思。
    但疑案毕竟是疑案,真实的情况却与之颇有出入。
    苏州城外有条半塘河,河水清缓;两岸风景秀丽宜人,在出城不远的河畔有一座不
知名的小山,山上竹林幽幽,静如世外桃园。山边原本没有人家,只有三两座简易的亭
子,供来此清心的游人休息。后来这里筑起了一座小楼,楼虽不大,却修得别致典雅,
楼中住着一对母女和几个传婢。这母女俩日子似乎过得十分悠闲,每日里沉醉于山水间,
看片石孤云,流水落花,累了便在院中花亭里弹琴吟诗,品茗对弈,似乎不为生计所累。
    是谁家的女眷有这份闲情逸意呢?她们本是城内“董家绣庄”的女主人和千金小姐。
“董家绣庄”是苏州小有名气的一家苏绣绣庄,因活计做得精细,所以生意一直兴隆。
董家是苏绣世家,到这一代已有两百多年的历史了,别看刺绣属于工艺制造行业,可十
分接近于绘画艺术,所以董家还颇有几分书香气息。女主人白氏是一个老秀才的独生女
儿,老秀才平生不得志,只好把满腹经纶传给了女儿。白氏为董家生了个千金,为寄夫
妻融洽之情,取名白,号青莲,小闺女不但模样儿俊秀,脑子还十分灵慧,父母视如至
宝,悉心教她诗文书画、针线女红,一心想调教出一个才德具全的姑娘。
    这本是个美满幸福的家庭,不料天有不测风云,董白十三岁那年,父亲在暑天患上
了暴痢,药不凑效,不久便撒手人寰。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将董白母女打击得心神憔悴,
料理完丈夫的后事,白氏不愿在城中的旧宅中继续住下去,睹物思人,倍感悲伤;于是
花了一笔钱,在半塘河滨筑下了幽室,带着女儿隐居其中,过一种与世相隔的恬淡生活,
绣庄的事则全委托伙计去掌管。
    两年时光在不知不觉中淡淡流走了,此时已是明朝末年。朝廷腐败,枭雄四起,天
下陷入战乱之中。到了崇祯九年,乱象已迫近苏州,人们不由得惶惶不安,白氏也打算
关闭绣庄的生意,收回资金以备随时逃难。谁知绣庄伙计一算帐,不但没有银两剩余,
反而在外面欠下了上千两银子的帐。分明是伙计从中捣鬼,白氏又无法把握,又气又急,
终于病倒在床。母亲倒下,绣庄破产,债务压头,生活的重担猛地压到了十五岁的董白
身上,她仿佛从云端跌入了冰窖,一时间无法睁开眼睛。
    庞大的债务能拖则拖,母亲的医药费用却迫在眉睫。从小随母亲隐居世外的董白已
养成一副孤高自傲的性格,那里肯低三下四地向人借贷。一急之下使出下策,答应了别
人的引荐,来到南京秦淮河畔的画舫中卖艺,改名小宛。
    董小宛秀丽的容貌,超尘脱俗的气质使她很快就在秦淮河出了名。为生活所迫,她
不得不屈意卖笑,但她那清高的脾气有时不免露了出来,得罪了一些庸俗的客人,然而
却赢得了一些高洁之士的欣赏。董小宛孤芳自赏,自怜自爱,决不肯任凭客人摆布,如
此一来,影响了鸨母的进帐,鸨母自然对她冷嘲热讽,董小宛郁怒之下,一跺脚离开南
京,回到了苏州。可家中母亲依然躺在病床上,离不开请医吃药,一些债主听说董小宛
回了家,也纷纷上门催债,董小宛无力应付,只好重操旧业,索性将自己卖到半塘的妓
院,卖笑、陪酒、陪客人出游。
    在半塘,董小宛依然抱定不卖身的初衷,而为了生存,她不得不压抑住自己的那份
清高,把一份毫无实际内容的媚笑卖给客人。倒是有一种客人,既有闲情、闲暇,又有
足够的财力,便能带上个中意的青楼女游山逛水,享受自然风情。对陪客出游,董小宛
是最有兴趣的,虽说那些能有此雅举的多是上了年纪的人,可那时董小宛醉心于山水之
间,并不觉得白发雅士有可憎之处。在旖旎风光的衬托下,她也容易涌动柔情,而真心
真意地给客人以娇媚娇笑。因此,她三番五次地受客人之邀,游太湖、登黄山、泛舟西
湖,一去就是十天半月。就在董小宛离开秦淮河不久,却有一公子慕名到秦淮河去寻访
她,那位公子就是冒辟疆。这冒辟疆出身于官宦之家,虽无功名,却胸怀大志,富有正
义。天启年间,阉党魏忠贤阴谋弄权,惑乱朝纲,冒辟疆联合一批有志之士结社金陵,
伸张正义,其中较有名的是“四公子”。“四公子”分别是陈贞慧、方密之、侯方域、
冒辟疆,皆年少有才之士。无奈终因势弱力薄,不但未成气候,还惨遭阉党摧折,冒辟
疆虽免于难,但前途深受影响,只好暂时寄情于山水声色之中。
    这年秋天,二十九岁的冒辟疆来南京参加乡试。说起乡试,冒辟疆已参加过三次,
凭他的才学早该中举,可在应试作文中,本应循规蹈矩,就经解经,他却要联系时势,
针贬政局,自然违背了主考官的要求,所以屡试屡败。此次应试他也并不打算改变自己
的风格,只看能否遇上个有眼力的主考官,否则就任其落第。与冒辟疆抱着同样心情来
应试的还有他的好友方密之,两人全不把考试放在心上,见考前有点空暇,便相约往秦
淮河去散心。方密之早听人说起秦淮河来了个冰清玉洁的“冷美人”董小宛,在青楼女
子中别树一格,正合方密之等人的口味,因而与冒辟疆两人特意前往造访,不料董小宛
却已睹气离开了秦淮河。
    后来乡试发榜,冒辟疆又一如既往地名落孙山,他没有失望。只是暗叹自己生不逢
时,收拾了行装,便转往苏州闲游去也。在苏州,冒辟疆一边访胜探幽,一边打听董小
宛的下落,得知她已在半塘待客,便又兴致勃勃地专程拜访。偏不凑巧,董小宛已受人
之邀游太湖去了。之后又接连去了好几次,都无缘见到董小宛,直到准备离开苏州的前
夕,没抱多大希望地来到半塘,却终于得以与她相晤。这是一个深秋的寒夜,董小宛刚
刚参加酒宴归来,正微带醉意斜倚在床头。见来了客人,她想挣扎着起身,无奈酒力未
散,坐起来都有些摇晃。冒辟疆见状忙劝她不必多礼,让传婢在小宛床头摆了个坐凳,
便在她身边坐了下来。冒辟疆自我介绍后,董小宛称赞说:“早闻‘四公子’大名,心
中倾佩已久!”脸上果然露出欣喜的神色。冒辟疆没想到一个风尘女子竟然对他们这劻
扶正义的行为大感兴趣,不由得对她肃然起敬,细打量董小宛,素衣淡妆,眉清目爽,
果然与一般欢场女子大相径庭,此时虽醉意朦胧,娇弱不堪,却依然思路清晰,谈吐不
俗,纵谈时局,颇有见地。怜惜伊人酒后神倦,冒辟疆坐了不到半个时辰就匆匆离去,
就是这半个时辰的交谈,已使他对董小宛留下了深刻的映象。
    这时冒辟疆已出游日久,囊中羞涩,不得不按原计划离开苏州回家乡如皋去了,心
里则暗藏着对小宛的眷恋。
    第二年春天,冒辟疆再到苏州访董小宛,却又听说她陪钱谦益游览西湖去了,而且
准备游完西湖再转道黄山观赏奇峰苍松,不知何时方能归来。冒辟疆只好悻悻地回去了。
    转眼又是春江水暖的季节,冒辟疆奉母命往襄阳探望在那里作官的父亲,经过苏州,
又禁不住往半塘寻访董小宛。这次小宛又陪客人远游黄山去了,冒辟疆失望之极,自叹:
“竟是如此无缘!”失望之余,他结识了当地名妓陈圆圆,两人十分投缘,相携游历了
苏州的山山水水,冒辟疆离去时还约定初夏返乡时,还来与她同赏虎丘石榴。
    到襄阳探望父亲,小住一段时间后即如约来到苏州,这时陈圆圆却已被嘉定伯周奎
聘去京都。冒辟疆怅然若失,怀着悒郁的心情只身雇舟前往虎丘。小舟沿着半塘河缓缓
而行,冒辟疆漫无目的地欣赏着两岸的风景,小舟穿过一座青石小桥,眼前一片绿意融
融的柳树林,抬眼望去,柳丝深处竟隐隐约约透出一幢小楼的檐角,在青山绿树的映衬
下,显得如诗如画。这等僻静之地还有人家?那定是什么方外隐士、世外高人了!冒辟
疆一时来了兴趣,便命舟子将船系在了柳树上,他则登岸向小楼走去。
    小楼的院门紧闭,悄无声息,冒辟疆上去唤了几次,才有一个小丫鬟来开门,一打
听,此处竟是董小宛的家。此时董母新丧,刚办完丧事,查小宛忧伤难持,正病倒床榻。
冒辟疆心中猛地一怔,忙称自己是董小宛的朋友,特来拜访。
    小丫鬟禀报了主人后,来请客人进屋,并径直将客人引入了董小宛卧房。这是冒辟
疆第二次见到小宛,与上次一样,她也是斜卧床头,只是上次带着娇憨的笑容,这次却
是满脸的凄怆。冒辟疆满怀同情地将她宽慰一番,并且说了自己几次寻访都吃了闭们羹
的经过,董小宛露出一丝歉意和欣慰。见她病体虚弱,冒辟疆几次提出早早归去,董小
宛却殷勤挽留,两人直谈到深夜才分手。
    第二天一早,冒辟疆忍不住又雇舟来到小宛家,两人并没有约定,小宛却笑盈盈地
站在门外相迎。一夜之间病竟好了大半,也似乎料定冒辟疆今天会来。董小宛将冒辟疆
迎进了屋,奉上茶,小宛幽幽地自言自语道:“此番公子前来,妾身的病竟然不药而愈,
看来与公子定有宿缘,万望公子不弃!”冒辟疆听了不甚欢喜,又怕对方是一时之兴。
便探试道:“小生与姑娘交浅言少,姑娘难道不为此话后悔吗?]
    董小宛心意坚定地说:“风尘打滚,阅人不少,如蒙公子不弃,妾身算是跟定公子
了!”冒辟疆兴奋得一把搂住她,小宛则在他怀中嘤嘤地抽泣起来。
    冒辟疆此行还需到南京参加乡试后再回家乡,他与董小宛约好,一等乡试结束,就
马上返回苏州为她赎身,再相伴回到如皋。
    对考试冒辟疆可以说是轻车熟路,反正也不抱太大的希望,轻轻松松做完考卷,便
兴冲冲地离开闱场,一心想着早日飞到小宛身边。他正边想边走,忽听到一个清脆的声
音在叫他的名字,抬头一看,那不是小宛吗?她站在闱场对面的旗座旁,带着灿烂的笑
容向他招手。冒辟疆连忙跑上前去,一把握住小宛的手。关切地问:“你怎么来了!”
    “我自己有脚,就怎么不能来,我已到了三天,怕搅扰公子,未敢来见呢!”董小
宛含娇带嗔地诉说着,还告诉说,她所乘的船在江上遇到强盗,幸亏船家机敏,将船藏
在芦苇中躲了三天才脱险,把乘客都吓得半死。冒辟疆轻轻抚摸着她的发际,传递着无
言的怜爱和安慰。
    不久乡试揭榜,冒辟疆再次落第。这时他已过而立之年,既然仕途难成,便索性打
定主意归乡隐居,董小宛对他的决定由衷地赞同,她早就向往那种布衣素食、朝夕相依
的平淡生活。什么夫贵妻荣,她早已看穿了那一套。
    冒辟疆带着小宛回苏州赎身,不料又遇上了麻烦,因董小宛在半塘名气太大,不论
出多少银子,鸨母都不想放走这棵摇钱树。就在他们一筹莫展之际,钱谦益偕同柳如是
来游苏州。柳如是是董小宛当初卖笑秦淮河时的好姐妹,钱谦益也曾与她有过颇深的交
情,他如今虽然免官闲居,但在江南一带名望甚高,经他出面调排,董小宛赎身之事迎
刃而解。
    这时已是崇侦十五年隆冬季节,冒辟疆与董小宛顶风冒雪赶往如皋。一路上,他们
不愿意放弃观光赏景的好机会,走走停停,寻幽访胜,直到第二年初春才到达如皋的冒
家。
    冒家十分通情达理,顺利地接受了董小宛这位青楼出身的侍妾。因为他们相信冒辟
疆的眼光。这时冒辟疆的父亲已从襄阳辞官归家,一家人欢聚一堂,共享天伦之乐。冒
辟疆的原配妻子秦氏体弱多病,董小宛便毫无怨言地承担起理家主事的担子来,恭敬柔
顺地侍奉公婆及大妇,悉心照料秦氏所生二男一女。冒家的全部帐目出入全由她经手,
她料理的清清楚楚,从不私瞒银两。小宛还烧得一手好菜,善做各种点心及腊味,使冒
家老少大饱口福,在众人的交口称赞中,小宛得到了无限的满足。对丈夫,小宛更是关
照得无微不至,冒辟疆闲居在家,潜心考证古籍,著书立说,小宛则在一旁送茶燃烛;
有时也相帮着查考资料、抄写书稿;丈夫疲惫时,她则弹一曲古筝,消闲解闷。
    宁静和协的家庭生活刚刚过了一年,国家出现了轰轰烈烈的战乱,李自成攻占北京,
清兵入关南下,江南一带燃起熊熊战火。清军肆虐无忌,冒家险遭涂毒,幸亏逃避得快,
才得以保住了全家的性命,然而家产却在战乱中丢失得一干二净。
    战乱过后,冒家辗转回到劫后的家园,缺米少柴,日子变得十分艰难,多亏董小宛
精打细算,才勉强维持着全家的生活。就在这节骨眼上,冒辟疆却病倒了,下痢兼虐疾,
把他折磨得不成人形。疟疾发作寒热交作,再加上下痢腹痛,冒辟疆几乎没有一刻能得
安宁。为照顾他,董小宛把一张破草席摊在床榻边作为自己的卧床,只要丈夫一有响动,
马上起身察看,恶寒发颤时,她把丈夫紧紧抱在怀里;发热烦躁时,她又为他揭被擦澡;
腹痛则为他揉摩;下痢就为他端盆解带,从没有厌倦神色。经过五个多月的折腾,冒辟
疆的病情终于好转,而董小宛已是骨瘦如柴,仿佛也曾大病了一场。
    日子刚刚安稳不久,冒辟疆又病了两次。一次是胃病下血,水米不进,董小宛在酷
暑中熬药煎汤,紧伴枕边伺候了六十个昼夜;第二次是背上生疽,疼痛难忍,不能仰卧,
董小宛就夜夜抱着丈夫,让他靠在自己身上安寝,自己则坐着睡了整整一百天。
    艰难的生活中,饮食难饱,董小宛的身体本已虚弱,又加上接连三次照料丈夫的病
痛,冒辟疆病愈后,她却病倒了。由于体质已极度亏虚,冒家多方请来名医诊治,终难
凑效。顺治八年正月,在冒家做了九年贤妾良妇的董小宛终于闭上了疲惫的眼睛,在冒
家的一片哀哭声中,她走得是那样安详。
 
 
评论】【打印

相关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或参加评论
Powered by:地址:山东沂南城西诸葛亮宗祠大门口汉街南段 电话:0539-3253221 www.xy9999.net
Copyright © 2005 - 2008 沂南氏族文化研究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QQ:35415069 鲁ICP10206206
页面执行时间:593.750 毫秒